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帖子
  • 用户
  • 版块
帖子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15
112
129
0
交易币: 108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7-08-19
鲜花 [66]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8-03 12:23:29



我只是一个说客,我不能为他们做任何事情。
我能做的只有活在这个世界上去思念已经离去的人。





第一话
等待

我眼里,自记事以来一直都是灰色的。并不是我是眼睛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这个世界本身。四周都是与我差不多的孩子们,他们都和我一样,是多余的存在,还有其他的邻居,那便是战火过后的尸体,他们的亲人也许都死绝,没有人想要或是带他们离开这里。

像我们这样的孩子,总有一天也会如此,如他们一般,安祥的‘睡’着不用再饿肚子想着是否还有明天。

我以为那是必然的未来,却在某天的一个夜晚发生了改变。

那一天,我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黑暗的夜晚因为是满月的关系,美得让人看到了幻觉。一位长得很好看的哥哥,不知何时出现在我面前,他的衣服也很漂亮,只是那双眼睛好像哭过。他蹭在我面前,看了我一会,便说:“愿意跟我回家吗?”

我微笑着点头。

原来死神是个好看的哥哥啊?

他轻轻的将我抱在怀里,有生以来的温暖和淡淡的香味,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一觉,醒来时或许就有一个真正的家了。也不知道下辈子我的父母会是何种人,他们会喜欢吗?还是像现在一样,在绝望中继续期待着下辈子。

当我再次醒来时,没有听说过的地方。漂亮的房间,精致的大床,被洗干净的身体,华丽而又舒适的衣服。这些都出现在我眼里,打破了原有的世界。我是在做梦吗?

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

死后,原来是这么一个世界。

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依旧是那个好看的哥哥,他再一次的出现在我眼前。揣着热呼呼的食物,笑着叫我过来吃饭,其间他总是微微笑着,偶尔也问我是否会合胃口,还说我的体质弱了些,暂时只能吃一些清淡的,等过些日子,给我再些肉吃。他也有问我叫什么名字,而我却忘记问他叫什么名字,所以直到最后对于他的称呼都是只‘他’。

而我?名字,就算有也早就忘记了。

在那一天,我有了家,也有了名字,他告诉我,夕阳过后便是夜晚而我则是他手中的希望,日出的太阳,这便是我名字的含义(曦)。

刚开始的时候他每天都来看我,过了些时间便有了距离。是时间上的距离变长了,而我们之间的感情却拉近了,十天、半个月、一个月,最长的时候,我有三个月没有看到他。负责照顾我的那个人告诉我,他有很多事要忙,等他忙完了就会回来看我。而在等他的日子里我也没有闲着,读书、写字、画画、习武等,总之觉得有用的我什么都学,因为我是男子汉。我想要快点长大,我想要帮助他,这样他就可以休息一下了。而我们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了。

不断的努力着,在他来的时候像献宝一样的告诉他,我今天又进步、老师夸奖我了。今天我会骑马了,明天我可以拉弓了,多少天后打到了兔子什么的。一天一天的报告着我的成长,他总是笑着摸摸我的头,只是他的眼里总有一道划不去的悲伤,无论我多努力也抹不去它的存在。

有一天,我试着问他为什么?

他说,那是因为有一个人离开了。去了一个很久的地方,他想要去找她,却又不可以任性的放下身边的一切。因为这是她的要求,不可以放弃直到愿望实现的那一天。可是她并不明白,他真正的愿望是什么?

那忘了她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说:有些事有些人,那怕会让你生不如死,痛入骨髓也想要记得。即便那会让你伤心欲绝生不如死,也可以从中感觉到片刻喜悦,只要还可以记得她痛也是快乐的,忘记才是真正的死亡身处地狱的绝望。

他的话我并不明白。

我只知道,他真的很想再一次的见过那个人,那怕一眼也好。

等我长大了,身边的事都可以交给我处理,你去找她吧!

我的话让他哭了,他紧紧的抱着我哭泣着。

于是我更加的努力了,为了他的心愿拼命的努力着,于是又有一个新的话题在这里座城里传开了。

百年不遇的天才少年“夜曦”十三岁那个年便当了这文科状元,同年又考取了武科成了最年青的文武状元。十四做了将军被皇帝直接送到边关历练了,直到二十岁那年奉昭回京,成了一等公候,可随时出入禁宫伴于君侧。

说起这个皇帝,他是个怪人,自平乱登基以来一直未娶,后宫里连半个妃都没有,虽然宫女是有不少,但都没有一个可以成功的爬上他的龙榻,同样的也没有一个男子可以做到。不然他早就被传喜欢男人了。晚上他总是一个人,住在一间小房子里,而旁边而是一个特别华丽的宫殿,每天都有专人打扫,可他就是不住。

可能是他的脑子有点问题!

为了国家的传承有不少臣子进言立后,他否决了。

好吧!那找个女人生个孩子就行,娶不娶的随你高兴。

他又否决了。

经过常年的斗争,大臣们放弃了。反正说什么都没有。

而他是如何想的,我多少可以明的一点,因为在十三岁那年,我便知道了他便是他,那天夜里出现的太阳。

入宫后,我们一直都在一起,除了睡觉的时候。刚开始的那几天他一直问我边关的日子还习惯吗?我在那边平时都是怎么过,他想知道。

谣言开始了。

我成了他的男宠。

事事实上,他让人把一些过去的秘密公开。

我是他的养子,一直养在宫外的孩子。现在长大了,成才了,也是该立太子的时候了。

终于可以搬过来和他一起住了,一起上朝,一起生活。

我的愿望也得到了实现,却也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他要我帮处理国事,所有的都事情无论大小交给我处理,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他,在我学会之前他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直到我可以一个人的时候。

转便的太过于突然,也不给我任何适应的时间,因为他已经等得太久了。

现在是时候了。















[ 此帖被忧一在2017-08-11 22:33重新编辑 ]
【下载说明】
   如果提示您的货币不足5 ,无法下载附件!——请参考此贴:帮 你 快 速 赚 钱,一 分 钟 搞 定 100 财 富!
成为饭饭VIP会员可以免费下载本站所有书籍,点击这里加入VIP
   论坛屏蔽迅雷\快车等P2P软件下载,请点击附件名称直接下载
   普通会员发书区的书籍需要版主审核完毕转移到书籍大板块才可以下载。发书就有奖励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15
112
129
0
交易币: 108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7-08-19
鲜花 [66]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8-03 12:24:21
第二话

一年之后,在处理朝中事务这一方面我算是达成了他的要求。现在也正是改结束学习的时候了,便在当天夜晚。我们父子之间便有第一次的把酒长谈同时也是互吐心事的美好时光,只是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跟我说话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都很想要知道。却从来都不敢问的问题,而今天却也不知道嘴巴出了什么问题,居然自己就问了出来。或许,是因为明天。
那是那现在为止都想解开的疑问:他捡到我的那个地方明明不止我一个快要死掉的孩子。可是他当初为什么选择的人是我。
他说:那是一种缘分,也算是一种命中注定。因为我长得有几分像她,亦有几分像他。我的长相让他联想到了他与她的孩子。
孩子?原来,他有过自己的孩子。或许是被那个她带走了,话到了这里就没有再说下去了。因为他的眼中的悲伤正在不断的加深,因为那个她。
那找到她之后,你的愿望又是什么?
幻想一下,事成之后的美好,构思着将来的画卷,此类的转移让他的眼睛闪动光彩。
他想一个座很大的宅子,请些人在院子里挖一个大水池,里面养上一些鱼,等鱼长大了。黄昏的时候就可以和她一起垂钓,池塘边上还要盖上一个凉亭,摆上茶点瓜果闲聊一些日常的小事。还有花园那是必不可少的,那是的花由他们一起打理,种下不同季节的花,以保证花开时的喜悦四季不断,再请几个仆人,最重要的是好的厨子,他们两个人和房间要么连在一起,或者是面对面也是可以的。
不是住在一起吗?这句话我当然没有问出来,而他的幻想表达也到此为止。之后便是开始交待一些将来的事,为离开做准备。
其中传位的诏书有专人收藏,大概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再来,便有关于我的私事,他说:皇后什么的不必马上就找,遇到喜欢的人大胆些去追求,身份什么的也别太在意,这些都是小事。那些臣子们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只要你喜欢就好。因为他们都害怕了,因为你是我收养的,他们怕你跟我一样终身不娶,继承人空悬的问题。
他笑着如此说道。
我亦笑着不知改如何回答。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早点休息吧!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房间里只留下我一个人目送他离开,想要陪同却只能独自的看着。因为他并不希望些时身边有人打扰他对她的思念和回忆,一个人走走吹着风,她应该不会等他吧!毕竟...。
在他离开之前,我有问过他,我们还可以再见吗?他却说,他不会离我太远,只要我想他了随时都可以去找他。
只是,当再见的时候。他眼中的悲伤同时也转移到了我的眼中,看着不再理我的他,心却在说:原来如此!
他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也是我们再见的时候。也就是第二天早晨,有人把我带到了一个地方,那个以前没有来过的地方。这里是他定下的禁地,除了特别允许打扫的侍女所有踏进这里的人都是死罪。这里和理想的地方很像,池塘里鱼儿欢快的游着,凉亭里因为没有闲话家常的人所以便没有摆上茶点,花园里五色齐开彩蝶纷飞,在花的中央还有一个秋千架,那是他昨夜里没有说的。可是是忘记了,华丽的宫殿的边挨着只能用朴素来形容的小房子。带着的人说,那个小房子便他住的地方。
原来市井上闲聊倒有不少是真的,走到了他住的地方,里面并没有他的影子。有的只是桌上他写的一封信在等我,拿起信,我并没有马上打开。那个宫殿,总觉突然有些害怕,却有很想快点过去。
那个,看着心里好像少了一块。
而那个地方只能由我一个人进去,这是他交待的,而他也在里面。
只是,我并不想见他了。
这是染上悲伤的瞬间,所谓的离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所谓不会离我太远,就是指这个吗?最相信的你,原来却是个大骗子。
生与死的距离,你让我如何才可以接近。
他微笑着伏在巨大的石床上,终于可以去找她了。
手中上信,也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将我的遗体送回我住的地方!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他身边,这个宫殿是她的长眠的地方。邻近的小屋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如此他的梦便成真了,在他梦想的地方守在她身边。
遵从了他的心愿,将他带回了那里。以后再也看不到的思念,只能静静的如他一般席地的靠在石床边,他就在里面。
他或许是想让我知道些什么!因为手动了一下,不知道碰到了哪里,有一个机关被触动了,从他的石床亦是石棺里的暗格中掉落下了一本书。
上面都是他的笔迹,全部由血书写。有关他与她的故事,其他也有提到其他人。
那是在捡到我之前的故事,而内容中的我也将不再是我了,如今的我只是一个诉说者,观看者,他与她,他们才是真正的开始。
我在杀了那个人之后,便在自己的手上割了一刀。让这切发生的真正罪人或许从一开始就是我自己,对于她的思念因为害怕会忘记,于是想要记下来。而我想记的也就只有她一个人,对于邻国的细节也只会一笔带过。
她是我最爱的人,名夕。
还有两个我恨的人的,名字暂时不想提。
而我真正最恨的便是我自己,我名荀。
一切都是在那一年开始变得不再正常。
当时天下初定,我23,她18。有一句我,我想是时候可以说出来了,只是要如何开口才好。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15
112
129
0
交易币: 108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7-08-19
鲜花 [66]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08-03 12:25:31
第三话 胆小鬼

我们,荀和夕,我们都是孤儿。是师父把我们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但并不是同时,所以夕她并不是我妹妹。而我们却生活在一起,如同兄妹一般。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男女之间除了兄妹之情还可以有其他的改变。
而我以为,我和夕,我们会一直住在山上和师父一起生活。
所谓的以为往往都存在在变数,我和夕,我们都下山了。当然师父这个老不死的还活着,我们只是下山走走。可是走着走着,连为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居然参加了义军,打起仗来了。
可能是因为在山上待得太久了有些无聊也不一定,其实是因为好骗。被一些奇怪的人看上了,我们的身手。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以前从来都不会发现的事情。
我变了,自从来到了义军之后我就变了。常常脾气,当然不可能对着她了,是针对他们人的。那些臭男人总是围着夕打转,只要一看到这一幕,我便会冲过去把夕带走。还时不时的找他们‘友好’的聊聊了何为礼仪,聊完之后他们总是带着眼圈离开,并同意我的说词。男女授受不亲,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个我自然不用守,因为我们是师兄妹嘛!
因为,我和夕。我们都是孤儿关系,我们的姓也是同一个,在他们的眼中我们是亲兄妹。而我的行为,却成了十足十的护妹狂。他们在私底下还总是偷偷的笑话我这个哥哥不像话,以后要是夕要是有喜欢的人,那个人一定很可怜。
她以后会有喜欢的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突然一阵发凉。
我们,真的可以一直在一起吗?
御书房中,我头痛的直抓头发。都想了几年了,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要跟她说吗?要怎么说才好?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到现在还一直叫我荀哥哥,这样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啊!”
不敢叫得太大声,怕丢脸。可是不叫出来又难受,这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师父,你当初怎么也不教教如何表白。
“看来皇上正在处理相当头痛的国家大事。”
守在外面的人在心里默默的认定着,躲在角落里的人窃窃私语着。
“你们在说什么呢?”
说话的是一位年约十八岁的少女,虽然皇帝还没有册封但他们早已默认了这位少女的身份。皇帝的妹妹,这个国家的长公主亦是开国的将军之一,却也是朝中唯一的女将。
若是里面的那位知道你们都是这么想的,怕是要气得大叫:这丫头才不是我妹妹!
“殿下,皇上在为国事头痛不已。”
“这样啊!本来还想找荀哥哥一起出宫走走,看来只能我一个人去。”
少女带着同情的目光看向屋内,临走前还交待那些守在门外的人不要告诉他,她来过了。
这也许就是注定。
上天跟我开的一个玩笑。
如果那一天我没有乱叫,守在门外的人就不会告诉她一些错误的信息。而我,则我陪她一起到外面去走走,也不会让她一个,遇到了另一个我恨的人。
夕,是我错了。
三月七日。
我们早在上个月初就约好了点。这天我会放下所有的事情陪她一起去看烟火。那天我早早的起床,洗漱打扮,光是衣服就换了几百套,不知道她会喜欢我穿哪一套。
可是在天快要黑的时候,所以的计划都起了变数。有一位起义军里的朋友他来找我聊天了,本来应该不接见的。现在也只能见了,他看到我的第一眼便觉得头有些痛。
“你们都不要进来。”
他让其他的人都离开了才走近我,因为这满屋子的酒气,而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喝了酒之后会怎么样的人。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让你喝成这样,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平时不喝酒,更别提喝酒了。只是今天真的很不开心,她不来了。明明说好的,晚上一起去看烟火,可是她却让人传话说,不用我陪了,既然休息了就好好休息。
可是,我真的很想和她一起出门。
“就为了这个?”
朋友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
“可是,这个对我来说就是大事。”
只要和夕有关的事就是大事。
“你什么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那一天我跟他打起来了,还是哭边打的。嘴里还不断的念着,咒着一个没有名字的人,那个今天可以陪在她身边的人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他。
打累了,我也冷静下来了。
“不是说好的不打脸的吗?”
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而男人嘛!总有想要发动动手活动活动的时候,于是我们之间有个约定,打人可以。但不可以打脸。
“不好意思,今天喝得有点多了。”
“这明天还要上朝呢,你让我一个靖国候顶着一个熊猫眼,给他们找喝茶时磕牙闲话用吗?”
“那,明天放你假好了,在家里养伤,朕准了。”
好友给了我一个白眼。
“还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
朕一向都是很和善的。
本来心情有点回来了,而他却总是喜欢在一些时候,把我心里最不想知道的话提出来。以前我也总是抬脚就跑,可是如今不可以了。
“如果你只是把夕当成妹妹,那她总有一天会嫁人,离开你的身边是必然的。”
我不想知道将来会怎么样。
“如果不是,那你就去告诉她。把她留在身边,她当皇后我想朝中不会有人反对的。”
我娶老婆,他们凭什么反对。
只是,我说不出来。
要是她,只是把我当成哥哥,那说出来我们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变差,她会不会开始疏远。这个才是我最害怕的结果,不能在一起不算什么,害怕的是之事,她若是讨厌我了怎么办?
“荀,如果你只是躲在这里哭的话,可能你将要哭上一辈子。”
好友他看着哭得像个白痴一样我,补上一刀之后便离开了。
他的话,不久之后就像预言一样。而错的人,却不是他,因为有个傻子,听了之后只是又哭湿了几个枕头。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15
112
129
0
交易币: 108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7-08-19
鲜花 [66]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08-03 12:26:44
第四话 他们

夕与那个人,他们之间或许存在着某种必然的联系,就算是那一天我没有在房里大叫,没有记守门的误会我在烦恼着什么,而她也没有独自一个人出门。她还是会和他遇上的,只是会晚上几上,这是上天在跟我们开玩笑。
应该说是跟他们开玩笑,而我从头到脚都只不过是一个过客,此和只能说幸成为他们的执笔之人。改变这他们故事的记录方式,可是,真的就不能有变数吗?
现在的我如此想。
可是当时。却怎么都想不明白,只是一嫉妒那个人而已。
那一天,三月七号之前,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我并不知道有些东西一直都在他们的灵魂之中牵引着。
早晨的时候,夕在好在荀(也就是我)门外听到了荀的叫声,而守门的人误会了,于是她就一个人出门了。还不让他们告诉荀,她来过了。她只是想,她的荀哥哥累了,她个人的小事就不要打扰到他了。
于是,夕她一个人来到了树林里。
自她懂事起,她就很喜欢到树林、还有悬崖边。因为她非常喜欢高的地方,每一次站在悬崖边她都有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同笑的是,她也害怕着。心里总有一种想飞又飞不起来的感觉,这也是她轻功怎么都学不好的原因。
那就多抬头看看吧!蓝天绿树也是很美的。
抬头看着树枝,本以为会从天上飞过什么小鸟,结果却是掉下来一个人。顺手一接,一个穷秀才抱了个满怀。
那人手舞足蹈的,不停的叫着救命!
“一个大男人,哭什么?”
夕的声音让怀里的人安静了下来,他的泪水依旧不断的流着,眼睛却呆呆的盯着夕看。
“看够了吗?”
他总是要在听到夕声音之后才会有接下来的动作或是回答。
“晚生失礼了。”
“那我可以放手了吗?”
话到此处,他的脸一个子红了个透,好像被调戏了的良家妇女。
明明就是夕,比较吃亏。
“晚生失礼了。”
除了失礼,就没有别的词了吗?
“以后没事就不要爬到树上去,你掉下来的时候我不一定会都刚好路过。”
轻轻的放他下来,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可记忆却告诉她,没有。
“小姐。”
“有事?”
他的一句轻唤,她便等他。
这个人,很是让人在意,习惯的想听他说话。
“没。”
没有就别乱叫。若是我在,一定是这样回答的,可是她依旧的站在原地等着他想清楚是不是真的没有什么事,或是还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相视着,直到看出了他心思的夕提出是不是一起走走这个提议。
“好啊!”
他很高兴的回答着。
林间的散步,自然的说着一些小事。都是些闲话,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在说,而夕总是认真的听着。
他,爬到树上是为了取下挂在树上的风筝。只可惜风筝没有拿到,他一脚踩空掉了下来。要不是夕正好路过,他可能会就这么摔死也不一定。
放心,没到时候,上面那个不会让你死的。
那风筝呢?
随手一指,他就是从那棵树上掉下来的。树顶上确实挂着一个蝴蝶形的风筝。
你等着。
只是因为他需要帮助,夕来自内心对于天空的束缚就好像从来都不存在一般。
她灵动的像凤凰一般飞上枝头,落下时有如凤凰临世般惊艳。
他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因为他眼中有一种怀念的眼神,尽管他自己不知道。
命运使然天注定,局中从无愿不愿。
“已经坏了。”
纸做的东西坏了也不奇怪。
“那就算了。”
不算了,你想怎样。
“再走走。”
走走停停的,继续着彼此间的对话。那个讨厌的人叫卓然,他是进京来考状元的。
“你这么爱哭,考得上么?”
夕说得很对,这臭小子一定考不上。我要把他的名字找出来偷偷的划掉。真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是多余的,上天也就容许我在日记里发发脾气,事实上我什么都做不了。
一点帮都不上。
临别之前,夕对那个卓然说:三月七号那天有烟火可看,可是家兄(也是就是在下我了)平时一直很累,那天难道休息,就应该让家兄好好的在家里休息。
“那天你可以陪我一起看烟火吗?”
夕她主动的约了那个叫卓然的臭小子,虽然是为了让我休息,可是我一点都不累,只要是你的事我真的一点都不累。
她,不会知道的。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谁让我是一个胆小鬼,面对她连句心里话都不敢讲。
他们第二次见面,就在三月七号那天。那个臭小子不知道为什么又跑到树上去了,结果和上一次一样,又从树上掉下来,依旧被夕接了个满怀。
他就是靠这个来占便宜的,而且每一次都很成功。
“这次又是为什么爬到树上?”
“树上的位置很好,晚生只是想占个位等着小姐,结果...。”
结果又哭了起来。
“你还真是爱哭。”
为他拭去泪水,拉着那个爱哭的男子。
“我带去你个更好的地方。”
树又什么好的,最好的位置当然是在屋顶了。再一次的,夕化作凤凰抱着那个臭小子坐在最好的位置,欣赏划破夜空的绚丽。
相比只是在宫中喝酒还有和好朋友打架的我,他的命真的是好太多了。
真的好吗?
其实一点都不好,只是那个人他不知道而已。因为夕,到了最后都在为他想。
不知道就好了。
可是夕,那我呢?
写到此处,泪水模糊了眼睛。
我算得上是活该吧!
隔天,也就是三月八号的那天中午。好朋再一次来找我私聊,聊却是前朝余孽。他认为,一个都不能留下。
而我。
“算了,我不想再杀人了,只要他们老实不闹出什么太大的动静,随他们去吧!”
“那就把他们都赶走,越远越好。”
“别伤着他们。”
那个时候我到底都说了什么混蛋的话,仁慈、善良,根本就是傻子好不好。
他们用个行动来告诉我,什么叫作现在,什么叫作天真。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15
112
129
0
交易币: 108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7-08-19
鲜花 [66]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8-03 12:27:28
第五话 火苗

自从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之后,我便埋头在朝政上处理着所有事情,不论是多少微小的事情都要一一过问。因为只有这样,我才可以暂时不去想夕和那个人的事,不去想她是不是真的对那个人有着和我不一样的感情,而那个人也是不是如同我一般喜欢着她。
默默的暗自祈祷着,那个人不要喜欢她,或者让那个人和我一样也是个胆小鬼就好了。
可是。
事情那有那么多的可是或是如果。
“他们都分散的送到了其他不同的地方,只有那个皇长子还下落不明。”
他们?
是谁啊?
哦,前朝的皇族。
“一个人应该闹不出什么事情,你看着办吧!”
那时候的我对于战场之外的杀戮并不赞同,能放过的人就放过吧!毕竟,他们只是出现在皇家,如今家已经没有了,又何必夺去他们的生命呢!
在山上待得久了,皇位也是那些朋友推上去的。就是因为在大大小小的战役中救过他们的性命,生命无价便以天下之尊还之。
如今想想,当时只是想着如果我成了王,她便是后。可是胆小的我却一直都没有跟她提起。
写到这里一直都是写着自己的胆小,而对于她的好,我发现我写不出来了,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就连为什么会喜欢她我都想起来了,每一次的想到她泪水总是掉个不停。我害怕,终有一天我会连她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于是我拼命的画着她的画像,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一张和心中的她重叠。
这是报应吗?
还是。
夕,你希望我忘记你。
可是,我不想活在地狱里,求你回来,一眼就好,梦里一眼就好,让我画吧!
我,最近有些疯了。
在她离开的那几个月后,就疯得很厉害,酒楼什么的好像拆掉。那个地方是火苗的起点。
时间回到她出事前的三个月,也就是四月五号。那天里,有一些人,他们都是和我感情还不错的朋友,没事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本来也就是一件小事。可是,他们却去了不得了的地方。因为这家店背后的主人,是个喜欢搞事情的坏人。
那个人想要报复我这个害了他全家的首领。
想找死的话可以直接好,我保证让你死个痛快,但,这个人的脑子有点问题。
他喜欢玩点大的,把相关的不相关的人都扯起来,人多才热闹。
这是他被我抓到的时候亲口对我说的,既然你要玩朕陪你。只是,别时候保证让你悔到下辈子也忘不掉。
但,我并不想这么做。
我只是想她可以好好的陪在我身边就可以了,至于她会和谁在一起,我可以可以祝福她。
谁让我傻呢,先认识的,却连话都不敢说。
还有好朋已经不止一次的提醒我了,这管是她的事也好,还有那个坏人的事,我的心已经乱了。独自的悲哀瞎了眼睛,看不清这个世界隐藏着的黑暗已离她很近很近了。
“荀,最近都城里有些怪怪的,你还有夕最近最好都不要出门了。”
怪怪的?自从那个人出现了之后不是一直都怪怪的吗?夕,最后都没有怎么来看我了,都怪那个人混蛋。所以,出门这种是不可能的,要是路上不小心看到了夕和那个人在一起,我回来还不哭死。
好友说的怪,和我想的不是同一件事。
他提的怪和前面写到前朝皇子有关,那个人最近总是神出鬼没的,好像要搞什么事情。而他最恨的人自然就是我了,这个傻子也知道,不管是那个王朝的开始就会有人想要复国不是吗!而我这个新朝也不例外,只是这个前菜却实在雄吃,以至于让我痛不欲生。
回想起这一天。
如果我早听好友的,那天的事还会发生吗?
四月六号午间,那个夕才认识不久的人已在查清楚他是谁了,其实他的事情早就查得差不多了。只是,我不想听而已,但为了夕,有关于那个人事还是知道的好。若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悄悄的找个人作了他。
卓然怀城人氏,父母健在(居然不是孤儿,可恶),父卓越农民,其母亦然(这家人一定很穷)。卓然自小便喜欢读书,可是家里没有钱买书,于是他总是到小学堂外听偷偷的自学着,好在好里的先生人还不错,明知道他在外偷学反而把教学的声音提高好让他可以听得更清楚一想(对于偷听的人就应该打出去)。
略,写得这么细,看着就想打他一顿。
卓然离家到这里来目的很清楚,那是因为朕举办了科举,想拿状元连狗洞都不给你留。
当天夜里,我把主考官找来让他务必把考题出到最难,最好是没有一个人可以通过的那种。
主考官一脸菜色的看着我:那还办什么科举?
这个人也是朕的熟人之一,朝中大臣几乎都是义军里的朋友,所以私底下说话都有点随便。反正也没有外人。
“我只是希望可以难一点点,科举是为了选人才,要是问些谁都会的问题那就达不到我们最初的目的了。”
哈哈哈,在心里笑着,还是把那个的人名字直接划掉比较实际。
夕要是知道的话,会不会跑来打我。
在我烦恼着个问题的时候,主考官已经自己回去想考题了,来我这里就是浪费时间。
四月十号。
我那个最好的朋友又来了。
他最近真的是越来越啰嗦了。隔三差五的就跑来这里唸上两句。
他说,他的人最近看到了前朝的那位和一位书生见面了,好像还说了些什么?近期之内他应该会做出什么事情,他让我一定、一定不要到处乱跑。还有夕那边也要交待清楚,说完他跑去查那个书生的身份了。
夕,现在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见到她。他让我去转告,是在给我找借口去见她吗?多管闲事的家伙!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风一样的男子。
抽风。
要笑也就只有今天了。
四月十五,今天是满月,傍晚时分我出个趟门到了夕住的地方,想见她却不敢进去,来来回回的在她家门前的大树旁边转了快一个时辰。
“荀哥哥,你到里面等我,我见个朋友一会就回来。”
她看到我了,丢下一句话便这么跑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
“别走!”
这句在心里的话已经说了出来,只是好跑得太快太远根本就听不到。
抬头望着月亮,心仿佛不见了,全身都通着莫名的恐惧。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15
112
129
0
交易币: 108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7-08-19
鲜花 [66]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8-03 12:28:15
第六话 残月

有谁可以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个人,卓然他到现在都好像在做梦一样发着呆,胸中的疼痛让他回想着刚才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他记得,他今天请他喜欢的女孩子,也就是夕到这里一起吃个晚饭。因为,他相信几天前的考试他一定可以榜上有名,于是他想要见到她,告诉她心里的喜悦。
但他身上并没有什么钱,好在,几天前也认识了一个还不错的朋友。那个人开了个酒楼,他只要在这里打上几天的工就可以换一桌还算丰盛的食物。
“你来了。”
她出现的时候,他真的很开心。
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
直到。
她突然的生气了,那是从渴了酒之后开始的。她打了我之后就跑出去了,我不知道我都做错了什么。
刚交的朋友就站在门外怪怪的笑着,而我也只是陪笑着坐在地上。
想哭。
女人的心还真是难以理解。
“你没有事吧!”
“没什么事。”
今天才发现,她有发酒疯的毛病。
“谢谢你了。”
那个朋友说了句奇怪的话,他也喝酒了?
都是怪人。
揉着脏口,外加掉点泪水,独自一个人回家了。
看着天上满月,也不知道下次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她。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也觉得我是个怪人,明明刚刚才被打得莫名其妙现在却又开始在想了。
路的另外一边,时间有些倒退,那是在她(夕)家门口,荀目送着她离开。
强烈的不安感觉,让我(荀)在夕离开之后不久便也追了上去。
只是我不知道她要去的地方,不断的找着。在心里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却在人群都散尽的地方。
终于找到她了,刺目的红色那怕是在夜色依旧如火一般的燃烧着,停下了奔跑的步伐。她也在正向我慢慢的走来,路边的风景随着她的靠近反而远离了。
一步一步的,我们接近了彼此的熟路。
“阿夕!”
我轻唤着她的名字,她才目光也因为这两个字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原来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我的存在。
不过没有关系,现在看到也是一样的。
“荀哥哥...。”
她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微笑也只是淡淡的挂在嘴角,随着她的重心不稳一起跌落。
“阿夕。”
伴随着一声惊呼,我以最快的快速来冲到了她的身边,将她拥入怀中。
我来的还是晚了,她的衣服已惹上尘土。
“你还好吗?”
“荀哥哥,现在终于知道练功有什么好处了?”
问出这话的我一定是个白痴,惨白的脸借于月光的仁慈看了下清楚,还有她嘴角上多出来的鲜血更是异常的扎眼。看着有些痛,你为什么还笑得出来,为什么还可以开玩笑?
“阿夕,我带你回家。”
“至少,我可以见到你最后一面。”
抱着她,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却不敢让它流下来。因为这样会看不清前面的路,我想早点和阿夕一起回家。
“荀哥哥,我离开之后,你就对所有人说,我只是失踪了好不好!”
离开?!
“开什么玩笑,我不会让你走的。”
我从来都没有对她大声的说过话这是第一次,却也是最后一次。
说什么要走,为什么要走。
失踪?!莫非....?
“是因为那个人吗?”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想的始终都是那个人,他到底有什么好的。若是你没有了,那个人我会让他活着,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
“荀哥哥,若是让他知道了我的事,他会哭的。哭起来会很难看的,本来就不什么好看的人,哭了更难看了。”
明明没有力气,却因为那个人说这么多的话。
他会哭,那我呢?
我也会哭的,我保证哭起来比那个人更难看。
有就没有想过我吗?
“阿夕,你....。”
你连报怨的话都不肯听完吗?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可是你为什么总是这么狠心。
看着闭上的双眼,她不会再回答我了。
也许只有这样,你才会一直留在身边。
你真的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或者应该说是我自己太胆小了,如果我早一点告诉你,你会留下吗?就像现在一样。
可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最残忍的、最没有用的词不就是如果吗?如今才知道,傻子并不是只有你一个。我最是天下最大的那个傻子。
而你是另一个傻子,还是一个坏人,你对他那么好。为什么就不可以对我好一点。我早不求你我之间会有什么结果了,我只是想可以偶尔的听听你的声音,看看你的样子。只是这样简单的要求,如今也不可以也吗?
月光渐渐的躲在乌云有垂泪,也不知它是不是在同情地上个的那个傻子。而不忍心在看下去了,也希望有其他人打扰到他们。
黑暗,遮住了所有人的眼睛,雨水干扰所有的听觉,就让他们好好的说说最后的心里话吧!
离线忧一
UID: 2019021
性别: 保密
发帖: 515
112
129
0
交易币: 1084 个 获取交易币
好评度: 0 点
原创币: 0 个
在线状态: 加为好友
注册时间: 2010-07-15
最后登录: 2017-08-19
鲜花 [66]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8-03 12:29:38
第七话 时间

写到此处,没有提到有关他在位时的任何功绩。他的目的也不是这个,他只是想记录下他最喜欢的那个人。可是,内容上有关于那个的的喜好、他与她之间相处的时光细节,少到几乎没有的地步。
而关于这一点他自己察觉到了。
那是在她去世之后不久的事,他变了。一个人的离开,总是可以改变一个人,只是多少的问题。而他的改变,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出来的。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对前朝皇族的处置,原本一直都打算放过那个人的他。却亲自下令把那些人一个都不少的抓回来,当前朝皇长子被关在狱中更是由他亲自接待。那个人也就是他生平最恨的其中一个。另一个人,他和她约好了,他会放过。而这个人,死。
想得美。
其实他也没有作什么过分的事情。就是把那个所谓的皇长子的牙全部都拔了,一颗都没有给他留下。饮食都是大补的药膳,全部都是流食没有牙齿也可以吃。只是那个人一直都不怎么合作。
没有关系,可以用灌的。
手脚什么的留着,只是留着好看,其实刚抓到的时候就让人给打断了。
你看,只要这么乖乖的,没有一个会打他。他会好好的活着,活得长久一些。
每天,都会有人给那个人送来礼物,当着那个人的面把同他一样的前朝皇族。
今天把这个人煮了喂狗。
第二天把另一个人活生生油炸,这回便宜了老鼠。
第三天抓的是一个小女孩,可能因为是女孩的关系,只是勒死,而且也得到了很好的安葬。
第四天,是个男的,用小火活烤了。整整烤了两个时辰那个人才死透,这次没有喂什么小动物。而把明天要行刑的人带了过来,这个人被带来的时候已经饿到两眼发昏,闻到了肉色,发了疯是的吃了起来。当时守在一旁的所有人都几乎都吐了。
看到这里作为旁白的我也吐了。
他与其说是变了,不如说是已民经疯了。
以下还是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就不提了。我想,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想看到肉了。
他这么做,只是在报仇。
他要那个人明白,什么是地狱。
他要让他活着,一直活着直到寿终。
这样的疯狂并没有带着减少他失去她的痛苦,他想要梦到她,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出现。不止如此,就连样子都开始模糊了,他在夜里总是痛哭着问自己,她长什么样子。她都喜欢什么?为什么自己记不清了,想不全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忘记的?
从她离开的那一天。
她在雨水降临后眼睛似乎又睁开过一次,只是眼神有些陌生,还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荀公子,忘了夕,这样下辈子你就不会再遇到我了。对不起!”
那一句奇怪的话之后,她的眼睛再次的闭上,永远的。连我的忘记也一起带走,一点一点,永远的带走。
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写下这本日记又乱七八糟的原因。
某一天,我(这个我是的是他,而身为旁白的在下)在一个阴暗的小街道里看到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让在有了活在梦里的感觉,尽管已经想不起你是什么样子了。可是,在我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我有一很强烈的感觉,这是我们的孩子,他一定是几分像你也有几分像我。
这个梦,弥补了些许你离开的伤痛。
那个孩子,我用了与是相同的名字,只是说出来的发音是一样的,你是夕,夕阳。他是曦,晨光。他是个乖孩子,也是我的希望。等他长大了,我就可以离开了。
(有关于我的记录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可是在记录这些话的时候,他至少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开心。)
而文字的最后几句:。
即使忘记了,我也会去找你。
那怕你已不再是原来的你,我依旧可以认出。
如果我来晚了,我会离开,重新开始走在你前面,比任何一个人都先找到你。到时候,我不会在胆小,我会把心里的话都告诉你。
夕,我相信人是有来生的。
(义父,你还真是个笨蛋!)

END
[ 此帖被忧一在2017-08-03 12:31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15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